抖音书屋

28. 公子姬允

西西苏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抖音书屋douyinsh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热浪灼人的午后,园中草木被日头晒得萎靡,鸣蜩嘒嘒,日光透过葳蕤如盖的梧桐木,在庭间落成星星点点斑驳而错落的影。

婆娑光影间,颇具眼色的子澧早已让手脚利落的宫人搬来桌几、茶水、凉扇等一应物事。

周王端坐在凉风习习的阴凉里,凤眸微阖,一手曲握扶手,一手轻攥着那截因年深岁久而干枯斑驳的桃木簪,正细细摩挲。

姒云坐在他左侧下首,不时觑看他脸色,又抬眸眺望树荫之外被日头曝晒的众人,一个个手足无措、汗如雨下,却不敢挪动分毫。

一盏茶功夫,九曲回廊方向倏地传来略显凌乱的脚步声。

“太姜!”

听见声响,庭间众人齐刷刷回过身看。

因晴光炽灼而更显破败的回廊下,素来端庄得体的太姜一马当先,将侍婢随从远远甩在身后,远远瞧见祠堂内里的情形,步子错乱,险些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好在随行的侍婢机灵,箭步搀住了她。

院中众人眼观鼻鼻观心,正不知如何是好,莲池的另一侧,又一道脚步声破风掠影而来。

“大王饶命!奴才罪该万死!”

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只听扑通一声响,一道颀长而瘦弱的身影已经跪倒在庭间,不停叩首,惊起浮尘一片。

满目氤氲里,九曲回廊下刚刚站定的身影陡然一僵,像是突然被人点了穴,再近前不得。

梧桐树下,浮尘悄然落定,一道苍老却熟悉的容颜徐徐展露在众人面前。

“允伯?”

看清树下跪地之人,姒云低喝出声。

蝉鸣声声愈发猖狂,碎华潋滟的树荫下,眉头紧蹙之人摩挲簪子的动作倏地一顿,凤眸微微睁开,目光掠过跪地在前的巷伯姬允,绕经庭间惶惶不定的众人,落向九曲回廊下向,暗影里僵愣如槁木的身影,脸上倏地泛出若有似无的倦怠。

子澧会意,示意左右宫婢扇起凉风,而后上前一步,朝跪地之人躬身作了一揖,恭敬道:“公子允何出此言?今日之事与公子何尤?”

姒云陡然抬眸。

莫不是蝉鸣太刺耳,她生出了错觉?眼前这位两鬓霜白、久居后宫的巷伯怎会是“公子?”

依照大周礼制,周王之子称王子,诸侯之子称公子,譬如后世鼎鼎有名的郑桓公,今日的郑伯友,亦称王子友。

她还记得,早些时候那位迎门的侍婢曾告知,巷伯姬允来自鲁国。若她没记错,鲁国的确是姬姓诸侯国无疑,加之子澧唤他为公子允……他莫不是先鲁公之后?

可鲁公之子为何会入宫为巷伯,或者改用后世的叫法——太监?

“回大王的话,祠堂密室之事从建造到使用皆只老奴一人知晓,太姜自始至终不知情,还望大王明察。”

纷纷思绪还没厘清,跪坐在前的长者仿似不闻“公子允”三字,直挺着身子,徐徐开口。

“原是如此?”

颤动不休的光影里,周天子突然开口。

子澧连忙退后,身后的周王已款款起身,望着手里的桃木簪,煞有介事踱了几步,而后双手负后,站定在姬允面前,面朝向九曲回廊方向,若有所思道:“朕记得幼时曾听先王提起过,沇水之畔公子允,翩翩风华动齐鲁,引多少王姬贵女竞折腰?彼时朕年幼,却也记不清,昔日公子允美名扬天下,为何会放弃鲁公之位,来我周王宫为巷伯?”

满树梧桐昭昭,落下碎华作潋滟。

允伯跪在阴与阳的交界,闻言倏地一怔,只刹那,又倾身伏跪在地,神情如常道:“回大王的话,此事旁人多有谬论,实则别无隐情,只不过是老奴少时逞强斗勇,不小心伤了根本,自那之后再不能人道。既不能承袭鲁公之位,老奴心想,不若追随大王回镐京,或许另有天地,也未可知。”

“逞强斗勇?”周王淡淡垂眸,“鲁国境内还有人敢与你动手?”

跪地之人又是一僵,许久,紧蹙起眉心,无奈闭了闭双眼,哑声道:“大王英明,老奴出事之地并非鲁国。如大王所知,老奴幼时好游山玩水,是以时常在齐鲁之地游玩,那时……是巧遇山匪。”

周王驻足习习凉风里,好似漫不经心撩起眼皮,瞟了一眼晴光不入的九曲回廊下,又侧过身,举目远眺满池碧叶红菡萏,许久,仿似自言自语般,低语喃喃道:“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

不看允伯的神情,他又若无其事坐回到原处,继续摩挲着手里的桃木簪,沉声道:“方才允伯说,隔间之事自始至终只你一人知晓,言下之意,屋中物事皆是你一人置备,与旁人无尤?”

“是!”允伯垂下头,应得干净利落。

周王颔首:“既如此,敢问允伯,房中这些物件从何而来?如此归置又是何意?壬子年孟夏赵氏,乙卯年立秋齐氏……允伯是宫里的老人,若说不知这些年份与名字之意,未免说不过去。”

蝉鸣戛然而止,婆娑落影里,跪地之人倏地闭上双眼。

某个瞬间,姒云恍惚天地间静了一瞬。浓重的哀意不期而至,罩笼他周身,涌上眼角眉梢,无形无影,却又无处不在。

“老奴好凫水。”

不知过了多久,允伯再开口时,声音里带着不明缘由的哑,好似肩上被负上了千斤重担,从来直挺如松的脊骨倏忽前倾,双肩颓然下压。

“历年暮春至初秋时节,老奴时不时便会下莲池游水。如大王所知,宫中两个莲池底下相通,老奴嫌西宫的莲池太小,常经由池底在两个莲池间来回。这些物件,”允伯眸光微顿,轻咽下一口唾沫,而后才道道,“都是老奴从池底捡到,再带回此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穿书后,攻略了黑心莲师弟最强女A重生为O后路人甲大叔,但万人迷[快穿]一觉醒来被外星人捉走了[三国]论如何把所有阵营都混个遍与五条猫猫一起重整咒术界反派他亲妈穿来了万人嫌公主得到了万人迷buff哥儿娇宠野痞反派寒门贵医祭司她有神奇面板[基建]岭上开花我有一扇门[无限]重生回克苏鲁世界后成为万人迷气象之女晋升日常此地禁止装乖柯学在彭格列里不管用泰拉战纪碎片游戏[无限]恃婚农家生活指南本少爷是安室的狗偏执男友工藤君被我攻略空躯夫人今天暗鲨我了吗本攻拒当电子宠物(主受)网红雇佣兵,开局直播真实战场朕不堪大任朕为淑妃养老操碎心我全家都是灭世BOSS成为邪神容器后[异能]男团选秀,吃瓜爆红笨蛋美人抱错反派大佬后路边的太子不要捡明天再做正常人神棍开道观日常[玄学]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娶了别人,比比东你才说爱我?业余御主在线摇人凛冬向暖